自从我来到这个大学, 就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对劲.

这是一所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学校, 尤其我所在的专业, 医学. 从教学楼, 到宿舍楼, 从发黄的录取通知, 到提前发下来的教学课本, 所有的一切, 都透漏着这百年历史的沧桑感.

宿舍, 就是宿舍.

让我觉得非常不安的就是这宿舍.

这个阴森, 潮湿, 昏暗, 古老, 散发着霉气的, 女子宿舍.

而且, 很安静.

没错, 就是安静, 甚至安静地有些过分.

似乎这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隔绝的, 还有人气.

现在是开学前3天, 我未来的室友们都还没有来. 甚至整个楼里, 仿佛也只有我一个人.

楼下看门的老妪, 佝偻着背, 干枯而冷冰冰地回应着我的问话.

这, 就是我要呆上4年的宿舍么.

晚上, 我惴惴入睡.

“悉簌簌, 悉簌簌”, 是什么吵醒了我的梦?

整整12点, 我看着电子手表发出的幽幽绿光.

外面似乎有响动, 难道是有同学刚刚到了宿舍? 毕竟现在的火车, 谁也说不准会晚点到什么时候.

我翻身下床.

不自觉地感到有阵冷风吹过了我的脖子.

我一哆嗦, 却突然想上厕所.

这诡异的宿舍, 这诡异的时间.

我开了门, 楼道的灯奇异地亮着, 白得刺眼.

这壮了我的胆儿.

我轻轻地朝厕所走去. 蹑手蹑脚, 大概是心里也害怕着, 会惊醒什么不该惊醒的东西.

“呵呵呵, 呵呵呵…”

谁? 是谁的笑声!

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幽灵, 白白的裙, 长长的发, 红红的眼, 尖尖的牙!!

是鬼!

她, 或者是”它”的嘴里, 含糊不清地发着笑. 是的是的, 它根本就没有影子!! 是的是的, 它的脚根本就没有着地!! 是的是的, 它是鬼!!

看着我, 就像是看着一个待宰的猎物.

救命! 我惊恐地无法喊叫!

或者是, 我根本丧失了喊叫的勇气.

“鬼, 鬼!”

我在心里不断重复这个字眼.

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它一步步走来, 它的眼神, 它的尖牙!

“我已经好久没有吃到人肉了呵呵呵”, 听到它嘴里咕哝的话, 我却泛起奇怪的念头, 仿佛面前的它只是个爱恶作剧的同学, 照着网上的桥段捉弄着我这样的新人.

可是, 它真的是鬼, 没有影子, 没有着地.

我看着它张开血盆大嘴, 咧开的嘴占了它的脸的一半面积!

别了, 世界!

我感到了它的脸凑到了我的耳朵边上, 我却早已吓得闭上了眼睛.

别了, 世界!

“收费公厕, 每位五毛.”

什么?

我睁开眼睛, 正看见它那血盆大口一张一合, 重复地说道,

“收费公厕, 每位五毛. 不好意思, 鬼界不好混, 出来赚点外快, 不刷卡不找零, 麻溜地, 给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