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养了个仓鼠,起名仓老师(再次强调不是”苍”,勿多想).


它向我充分地证明了——无知者无畏,无求者无忧.
它从来不在意我是不是把瓜子从地上捡起来之后喂给它的,它也不在意我有没有把它的浴室打扫得一尘不染,它更加不在意我平时给它吃的粮食究竟是十块钱一包还是五十块钱一包.
它到现在还是学不会1+1=2,也没有学会瞬间变身草泥马,更没有学会像影帝一样”中枪”之后慢慢倒地.

它只会在看到我的时候咬笼子吸引我注意.每当此时,我就会拿出一颗瓜子,远远地喊,”嗟,来食”.

于是它就会像是饥渴的色狼看到了妹子,瘾君子看到了大麻一样,眼睛放光,一把将瓜子薅走,花上半分钟嗑完,把壳吐在窝里.
然后,继续啃笼子.


有时把它放在手里给它挠挠痒痒,它也会安然享受,但更多的时候是不到一分钟就采取非暴力的手段迫使我将其放下.
一般,”非暴力”手段包括但不仅限于—-排泄,以及从嘴里吐出排泄物,就是”吐你一脸老鼠屎”.


当然更多的时候,它会在笼子里面的各个位置睡觉,从滚轮下睡到滚轮上,从一楼睡到二楼,从食物槽边上睡到浴室里.
正所谓,心有多大,床就有多大.

它从来不屑于和我攀比,谁睡觉的时间更长.和它相比,我深深地发现我是一个奋发向上的大好青年.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如此清醒地认识到自我的价值.
毕竟,我很少有机会如它,吃了睡睡了吃,安安稳稳,从不担心下一顿饭是什么样子.
但是夜里它是勤奋的.这就是所谓的昼伏夜出.而且,它很坚持.
夜深人静的时候,它就会勤勤恳恳地跑笼子,像是个参加了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一般,哪怕挥汗如雨也不放弃,偶尔累了就磨磨牙.磨完接着跑.


它和我睡在一个屋里.就放在我的床边上.
跑轮的声音虽然的确不是很大,但你知道,再小的动静,在夜里,也会被放大成恶魔的咆哮.

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在咆哮,我是真的想咆哮了.
无数次我威胁它,你要是夜里还跑轮子跑得那么欢,老子就把你放锅里炸了!
它很茫然,或许是不知道,”炸了”是什么样的概念.
当然,到了第二天夜里,它还是继续孜孜不倦.


仓老师是从mm的同学的同学处领养而来的.兄弟姐妹原本是八个人,或者应该准确地说是八只鼠.
当时挑选的依据是,挑最活泼的.因为我们想当然地认为,这样好动的老鼠生命力强,聪明.


事实上,我们猜对了前一半,却猜错了后一半.
这样好动的老鼠,除了”聪明”,更大可能的,是像仓老师这样的二货.
仓老师请原谅我背着你骂你二货.
好吧,其实我就算当着你面骂你你又能怎么样?


当时是去北大领的,顺便帮其他人也带了一只回来.
两只都是女老鼠.
路上,她们就在笼子里打起架来了.因此我不得不时常停下车,用手敲敲笼子:”查房,不许打架!”


仓鼠是独居动物,且食肉.这一点让我很不开心.
因为独居,所以不能同时在一个笼子里面养两只.
因为食肉,所以不能直接在楼下拔了青草喂它吃.

让我觉得它很二的是,仓老师直到现在也分不清楚,我的手指与它的食物之间的关系.经常掠夺了我捏给它的瓜子之后,又开始对我的手指发起进攻.
皮厚也是有好处的.
不会被轻易咬破.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老鼠的撕咬.

它一咬,我就轻敲它的脑袋,或者直接将其推倒.
此推倒非彼推倒.

这个推倒就和自行车的被推倒是一样的意思.
根据我退化得不成样子的语文水平来判断吧,这个约莫就是所谓”通感”的修辞手法?


仓老师现在肥了许多.
原本领回来的时候还小小的,活蹦乱跳地就住进了两层小别墅.
当时它还不会嗑瓜子,我只能剥了壳喂它.
我一直担心的是,作为一只白富美的小老鼠,以后如果碰到了会嗑瓜子的男屌丝仓鼠,应该就会被拐走了吧?
不过后来,我还是艰难地教会了它嗑瓜子.先把壳剩下一半,然后只剥去1/4,然后只留一道缝,最后,丢给它一颗完整的瓜子它也会吃了.
我这才安心,起码别的男屌丝仓鼠是没有办法用嗑瓜子这种方法勾搭它了吧.


或许也是好吃好喝好睡的缘故.
仓老师依稀有点儿向着土肥圆发展的迹象.
有的时候,它也会45度角仰望天花板.从后面看去,它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忧郁的肥兔子.
放在手心的时候感觉更为明显.趴在那儿就像一张被拍扁的拖鞋,肚子宽宽的.
不过我一直没有办法衡量它究竟是变了多少.
家里的体重计是用来称人的,把仓老师放上去,总是0.0Kg.
我也忘记量它的长度了.


它嘴里总是含着各种东西.剩下的谷物粒,瓜子仁,小奶酪,还有用来向我发起攻击的老鼠屎.
我经常把它四脚朝天地放在手心,挠它的肚子.
有的时候它就会用两只爪子使劲地搓着腮帮,朝前搓,直到搓出嘴里或是食物,或是其他不该有的东西.


其实平时它还是讲卫生的.
弄脏了就自己爬到浴砂里面,跌爬滚打之后抖一抖才心满意足地爬出来.


仓老师爱啃东西.
从磨牙石,到笼子,到浴室,到我的手指.无所不啃.
有一次我心血来潮给它做了个秋千,不一会儿就啃坏了.
当时我似乎也有点儿犯二了.忘记了它逮谁啃谁的不良嗜好.


我也不明白仓老师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在它的世界里,我是巨人.或者它所知晓的,只是这个”巨人”的一部分,比如一只手掌.
当然,这丝毫不影响它的快乐.
吃到了新的零食就会开心,连续两三个星期也不会腻.
跑跑轮子也很开心,如果现在把我放在跑步机上,不让我看电视,不让我上网,不让我看书,只能跑步,我在发疯之前能坚持几天呢?
帮它挠挠痒痒它也开心.虽然说,它没有明确地告诉过我.
无知者无畏,无求者无忧.

其实很多年前,当我们自己,蠢得如同老鼠的时候,其实也是快乐得像只老鼠的时候.


好像写的文章多了,也习惯了这样的手法.

明明就只是吐槽,最后不管是象征性也好,还是隐喻自己的想法也好,总要试图去”拔高”一下,譬如升华主题之类.当然,更多的时候,升而不华.
原本是想写写自己工作几年的一些想法.
边写边听着仓老师在旁边发牢骚啃笼子.
没有办法,为了安抚它,我只能告诉它,你要是乖乖听话,我就给你写一篇传记,叫做《仓老师传》.
我估计它也是没听明白.但是我丢了个零食给它它就安静了.所以我默认它是认同我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