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于2011-08-08)

星期天早上,正打算起床.先抬了一下头,隐隐似乎听到咔嚓一声.然后我就又躺回去了.
咔嚓的后果是,星期天一整天,点头yes摇头no这样的简单动作只能在正负十度以内慢速展现.
这是一种会转移的疼.所谓从脖子疼,转成令人○疼.
不妨试试,发短信也把手机拿到脸前20公分,面朝前方目不斜视地打字.
不妨试试,和别人讲话的时候需要以腰部为轴转身过去才能看到对方.
不妨试试,骑车的时候坐得笔直,只能用余光观察是否有车经过.
所谓生活的悲喜剧.
晚上睡觉的时候才是最糟糕的,脖子不能发力,坑爹啊.
嗯,还好,今天正负十度已经进步成了正负三十度.

maqi因为述职,竟然来了北京出差.
我说,就述一次职,竟然要来整整一个礼拜!
美美地住在宾馆里,顺便先嘲笑了下我住的地方:”哪一点比龙泽好?除了位置”
于是我很想弱弱地反驳:”我有洗衣机!”
他住在地大里面的宾馆.
骑车载他回去.
路上经过一个非常隐蔽的,类似于小区门口的地方.突然窜出一辆大约时速在20公里以上的汽车.
md,在我视线可见的三十度以内明明是安全的啊!
是要从小区开到马路上来啊,要不要开得那么快!
幸亏我车破骑得不快,而且刹车很好使.
在那0.1秒内,我握紧了刹车把.
然后感觉我的脑袋由于惯性向前还冲了点儿.
点了个头还挺疼的.

听说陈道明的话剧《喜剧的忧伤》非常赞.

周六,gaoyuan过来度假.
我说,家里有之前别人带来的巧克力,吃不.
他说,好啊,先放到冰箱里面冰一下吧,口感会比较好.
我说,冷藏还是冷冻.
他说,冷冻吧,比较快一点儿.
于是我就把一块黑巧克力丢了进去.
没过一会儿拿出来.
想掰开.
册那,要不要变得那么硬.
费了挺大劲儿才掰开..
咬了一口还没咬动…..

The post n78 所谓悲喜剧 appeared first on 邮递员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