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翻以前的日志,翻了翻以前的照片。
我一直不是个文艺青年,也不乐于去伪装成文艺青年。第一,我不文艺,第二,我不是青年。
如果非要冠个头衔,倒不如叫做“吐槽大叔”。
因而日志,一而二二而三,数字大了便又换个系列。也许隐藏一些小小的心情,到了现在,便是这心情也有些不记得了。
所幸,看了还是开心居多。
开心的理由是,看到一个磋人,动辄经历一些古怪的,或者悲哀的,也可能是无趣的事件。
我已成为个旁观者,所以颇是有幸灾乐祸的变态快感。
那是过去的我,已经不能和他再对话。

到了北京这么久了,今天又是一场雪。也忘了是在北京看到的第几场雪了。
今年我有好多想法,想做的东西很多,可惜没有时间。
说是挤一挤总会有的,但是挤一挤也总是不够的。
今年过年回家,和@宋去参加信息竞赛小组的聚会。
“同辈”师兄弟真是不多,更多的是现在的小学弟们了。他们的大师姐chenyi估摸着还在新疆过着节吧?
江老说,他问我高考志愿是不是要选化学,我说,计算机。他大为欣慰。
事实上的确我在志愿单上,基本上是等于把三个学校和计算机相关的专业列了个遍。什么计算机,软工,信安,甚至于到什么电子科技类了。最后弱弱地,在复旦的专业最后一栏加上唯一的一个“应用化学”。18个志愿中唯一的非计算机相关了。
于是我真的现在成了码农了。
或者,请叫我工程师。
就像那句“我是个演员”。
不知道是谁说的,“我不是程序员,我是工程师”。
瞬间形象高大起来一般。

我偶尔教导@宋,我说,编程是一个创造性、富有激情的工作。
其实我做不到完全。
尤其是当它是“任务”,或者是“kpi”的时候,有时候就会厌烦了。
只有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是让我开心的。
技术上我有欠缺,经常不喜去深入底层,研究到操作系统之类。
所以大学的时候,这种类型的课也要了我的命。
或者,我更加开心的是,去看到我想做的事情变成一个现实,变成一个外在。

其实,我也想和未来的自己说话。
虽然他只能听,却不能给我回答。
所以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我也想做个这样的东西,给未来的自己留下些什么。
也许他会记得我。
记得我现在的样子、心情。
大概也是为了让自己没有遗憾吧?
直接买下了10年的域名hi2future.com。
幸而它的运转不需要什么成本,就是这样放着,真地成了个无人值守的邮局也好,静静看人来人往。
不过备案真的好慢,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还没想好下面一个该选哪一个想法去实现,难道真的要走普文二三部曲么?

The post f01 我想和你说说话 appeared first on 邮递员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