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时间:2011-02-13)

年后刚刚回来的那一天下雪了.我是盼着下雪的没错,但是它选择了一个尴尬的时间,于是导致我在飞机上多待了1个多小时等它起飞..

当一个人倒霉了的时候,最直接的让他开心起来的办法就是,让他发现,有更倒霉的人.
这个人就是曾经想杀我灭口的室友maqi(参考文献:n61).
maqi从上海到北京,原本说是两三点钟就到了,拎了行李就可以回家了.但是,当他在行李的传送带旁等了N久之后发现没找到自己的行李.这不行啊,于是他就去找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这不可能,我们一起去找.然后找到一个很像的,问maqi,是不是这个?maqi说,不是.工作人员:你确定真的不是么?maqi:真的不是…工作人员:唔…大概被拿错了…我帮你再去查一下.
于是工作人员查了下(我也不知道查的是什么),发现,万幸的是,这箱子并不是被别人错拿了,而是..压根就还在上海卡在送上飞机的途中了…于是工作人员跟maqi说,要么你先回去..我们帮你把它放到六点多的飞机上,然后再给你把行李送过去.
maqi想妥协,但他不能妥协.虽然箱子里几乎没有任何重要的东西,不过是一些零碎的譬如食物之类.但是注意这个”几乎”,因为有一个小小的东西让maqi心碎,那就是,钥匙.
据当事人maqi回忆,上飞机前他也曾犹豫,到底这个钥匙放在什么地方合适.在不经意间,他犯下了让他追悔莫及的错误,那就是,没有把钥匙随身携带.
更加关键的是,maqi是我们寝室三个人中最先到北京的,也就是说,他走投无路…
于是他等到了九点多才到家,然后一病不起,第二天就没去上班…

我听maqi讲完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感觉很爽.于是发现,自己不是很倒霉.
这是发生在maqi身上的杯具.

没关系,我们继续看下一个杯具.
这是发生在linyi身上的.
在我给linyi讲完maqi的故事之后,他也很开心地嘲笑了maqi.

昨天,我和maqi说,我们去看话剧吧,上次的<乌龙山伯爵>还是不错的,这次我们去再看一部开心麻花的剧,<江湖学院>.我问linyi(当时我不知道他已经到了北京了,以为他是第二天回来),你能去么,你想去么,你会去么.
linyi说,没激情,不去.
于是linyi也要为他的选择付出代价.
我这次学乖了,买了很靠后的位置.因为上一次430的套票,位置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还是看不到演员的表情.这次我直接冲着最后一排的座位去了.同时,去京东上买了个望远镜..
其实这个决定还是很正确的.反正看不清脸,听听声音吧..想看的时候就用望远镜…
我和maqi下班之后就直接去坐地铁赶场子了.当我们到达了积水潭站准备去剧场的时候(大概7点左右),我们接到了linyi的电话,据其表示,他忘记带钥匙了.
我们告诉他,我们19:30开始看,起码要看2个半小时,然后坐地铁回去也是1小时,你就先在公司加加班,等23点左右再回家吧.
于是linyi年后上班第一天,就”加班”到了晚上十一点…

这次话剧没有上次的好看,没有特别突出的搞笑人物,就是张子栋的出现让我惊喜了一下.
不过,我们依然怀着欢乐的心情(主要是嘲笑linyi),看完了两个半小时.然后,悠闲地在附近的肯德基吃了一顿晚餐才回去…

今年到了本命年了.一直诚惶诚恐的.毕竟说是,本命年是不好过的,会有诸如”血光之灾”的东西.例如在公司吃完饭散步的时候差点儿摔在结了冰的池子里之类(当然了,我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和惊人的平衡力得到了安稳落地的满分,但是,这样的成功不可复制,更加不可粘贴).

下的雪很干脆.从连云港到北京都是.深夜到了北京,坐大巴到了中关村等车,突然发现的确挺冷的,而且饿了.
又是和别人拼的车,我是最远的一个,坐车到了附近的肯德基(tmd,又是肯德基..),因为我印象中附近的24小时营业的店就数到它了..其时地上已经是有了相当厚度的积雪了.
走回小区,转头看了一下,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孤零零的一排.
貌似今年真的是很关键的一年,需要好好想一想,类似于”归属地”之类的事情.
所谓的”成长”从来都不是像方波一样的突变,是要像胡子一样,艰难地从厚厚的脸皮中冒出头来并挣扎着出来才对.

说起来,过年在家,貌似又是没做什么事儿,做的最多的无非就是小小的聚会和喝酒.烧烤吃了3次,软陶做了5个,麻将打了1次(还tmd输了..),目睹南大山着火1次.
初一晚上,从舅舅家回来,发现山上很明亮,细看是着了火,还是很凶的.

小时候家附近是个庵堂,现在变成了一个寺.经过的时候,我总是在想,里面现在到底是尼姑,还是和尚.

又累了,不知该再写什么了.

The post n62 脚印 appeared first on 邮递员大叔.